幼兒園同儕互動篇:我被霸凌了嗎?

吳珍梅(作者係中臺科技大學兒童教育暨事業經營系副教授)
發佈時間:2014/10/24
案情:
 珊珊和曉曉是常玩在一起的大班幼兒,但最近她們開始有一些語言上的衝突。珊珊會用言語刺激曉曉說:「我不要跟你玩了」、「你一點都不可愛,我不喜歡你」,因此曉曉生氣了,開始會打她手臂,或是吐她口水。珊珊覺得很委屈,放學後回家向媽媽訴苦,表達曉曉會欺負她,她不想上學了,每天在學校都很害怕恐懼。媽媽聽了很擔心,到學校跟老師討論曉曉的行為是不是構成了所謂的「校園霸凌」,請老師協助處理,並建議在活動上儘量把兩個孩子分開,減少兩個人的相處,必要的時候是不是安排曉曉轉班,請老師評估與規劃。

解說:
 到底曉曉的行為算不算是一種「校園霸凌」?研究校園霸凌的先驅學者Dan Olweus (1991) 對霸凌(bullying)下的定義,係指「一個學童反覆的暴露在一個或更多人的負面行為之中」,意即受害者處於一個因人而引發的負向情境中。
 教育部進一步具體指陳受害者和行為人之間的關係與特質,提出校園霸凌的五要件:一、行為人具有欺負他人的行為。二、行為人具有故意傷害的意圖。三、行為人造成生理或心理上的傷害。四、受害者和行為人兩造勢力(地位)不對等。五、其他經校園霸凌因應小組討論後認定者。
 從上述的霸凌概念來看曉曉的行為,會發現她對珊珊做的肢體攻擊是源於她對珊珊言語嘲笑後的生氣或報復反應,換言之,珊珊在這個事件中,也需要負起她激怒曉曉的行為後果。
 其次,霸凌行為和同儕之間的爭執或嬉鬧有模糊地帶,有時不容易判斷,此時可以增加其他條件有助於老師與家長評估,例如:
 一、自由選擇性之差別:一般的同儕間嬉鬧或爭執,兒童可以選擇是否參加這場活動,但霸凌行為中的受害者是無法拒絕的。
 二、角色變換性之差異:一般的同儕間嬉鬧行為,角色是可以變換,但霸凌行為是不可能變換角色。
 三、傷害行為之發生頻率:一般同儕間嬉鬧或爭執是暫時性,隨時可以中斷,但霸凌具有不間斷的發生頻率。
 四、彼此之間的互動關係:被霸凌的學生無法融入霸凌者的團體中。
 五、彼此之間的權力大小:雙方的互動關係不對等,霸凌者通常是主要權力者。
 根據上述,更能判斷珊珊和曉曉之間的衝突較接近同儕間的爭執,而非校園霸凌。


方法:
 老師先回應珊珊的媽媽有關這兩個孩子的互動,比較被認定是同儕間的衝突與爭執,雖然曉曉打珊珊是一種肢體攻擊,但攻擊背後的情緒是曉曉的生氣與挫折,而非曉曉以欺負珊珊為樂;其次,在兩人衝突前的關係是一對好朋友,常玩在一起,又跟霸凌者不對等的同儕權力關係不一致,所以澄清了兩名幼童的關係互動。
 老師進一步邀請兩名幼童的媽媽一起討論如何增進彼此間的社交與問題解決技巧:
 一、家長陪伴與教導孩子面對問題:
 兩名幼童面對人際間的衝突或意見不合,均是以攻擊行為來回應,珊珊是以口語攻擊,曉曉則以肢體攻擊,她們都需要學習更為正向、有效問題解決技巧,包括口語的協商、友善的回應等。
 二、家長教導孩子要學習感恩而非報復:
 兩名幼童均需要學習對老師、同儕感恩,而非遇到不如意的事情,忘記或忽略對方過去對自己的照顧與同儕情誼,要以感恩心來化解彼此的衝突與意見不合。
 三、老師鼓勵孩子間的正向人際互動:
 老師鼓勵兩名幼童擴大人際互動的範圍,跟更多的其他幼童相處與互動,而非把焦點只停留在一名幼童身上,避免遇到衝突時,反應與情緒過大。
 經過一個學期的訓練和鼓勵之後,老師和家長發現兩名幼童在人際互動上更為彈性與主動,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需求,也體會對方的感受,另一方面,也更加建立與其他幼童的正向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