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國小幼童校園霸凌的預防與關係修復的落實

唐宜楨【作者係為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社會暨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發佈時間:2015/01/30
案情:
 小琳去年九月成為小學一年級新生。為了解孩子在學校適應狀況,媽媽每天總愛在小琳放學回家後,詢問學校以及安親班一天下來的生活點滴。
 有一天,小琳告訴媽媽,班上小明誤以為她推倒他的椅子,便往小琳的腰部打下去。過了幾天,小琳回家後告訴媽媽:「班上同學小為被小明欺負好幾次,老師跟小明講了好幾次他都不聽,小為媽媽很生氣,來學校打了小明耳光!」
 小琳媽媽與導師連絡後發現,小明進入小學前是祖父母照顧。導師曾多次邀小明家長及幾位受害者學生的家長面對面溝通,小明家長總以工作忙拒絕出席。有一天,好不容易小明媽媽答應來校,但面對其他家長的質問,小明媽媽不斷聲稱小明進小學前是託給鄉下的祖父母照顧,祖父母很寵他,幼兒園時也有家長不斷反應小明對其他幼兒的暴力行為,上小學前才將小明接回來自行照顧。小明媽媽認為小明只是頑皮些,請大家多容忍,消極面對小明在校的暴力行為。


解說:
 所謂校園霸凌(bully)是一種重覆出現的負面行為,一位或多位學童連續傷害一位或多位弱勢學童。常見的霸凌行為有辱罵、貶損、拳打腳踢或近幾年受到注意的網路霸凌。雖說兒童在學校裡總有許多嬉戲的行為,然而不當的人際互動經驗可能引發不舒服及負面情緒。
 學校環境是學童學習社會化及行為規範的重要場域。面對學童遭受校園暴力時,大人們是否誤以為幼童的自我因應能力「自然而然」、「理所當然」會產生?是否曾想過「教導」幼童如何面對這些挑戰?或像小為媽媽一般,採取「以暴治暴」的反擊方式,替自己的小孩出一口氣是最好的解決方式?至於小明媽媽,我們可以發現,面對小明行為失序及暴力行為,不斷呈現「習得無助感」,缺乏問題解決的能力,逃避面對小明行為問題的事實。我們必須理解,縱使小明自小是由祖父母照顧,不代表小明的親職照顧職責及行為偏差可以全推給祖父母溺愛。


方法:
 面對校園霸凌事件,作者建議可採取「關係修復」及「問題解決導向」方式,幼童自身、導師、家長、輔導室老師或學校社工在幼童暴力行為中皆扮演重要角色。關係修復的作法著重在學生與他們的老師、同伴、學校和社區間的關係,將學校安全、衝突、關係以及所處社區納入全面性考量的方式。導師、雙方幼童家長以及輔導室老師建立支持系統,共同處理以下相關事項:
 一、暴力行為的產生動機究竟是蓄意還是隨機?
 二、暴力事件對受害幼童所產生的經驗以及情緒為何?
 三、尊重受害幼童的個人經驗、需要與感受。
 四、認同受害幼童因暴力事件所產生的肢體上或是情緒上傷害。
 五、在受害幼童願意的情況下,提供受害學生與施暴學生互為溝通及道歉的機會。
 六、教導受害幼童自我保護能力,學習拉開受害學生與施暴學生彼此之間的距離與互動空間。
 七、協助轉介相關社區資源,以協助小明媽媽重新學習建立親子互動關係。
 八、如果小明持續有明顯情緒起伏,無法控制自己的攻擊行為,以及成人無法理解其暴力產生的原因,建議家長可主動帶小明至醫院檢查,透過專業人員的診斷,以了解小明是否患有注意力缺陷症或過動症的可能。
 校園霸凌防治的友善校園經營是需要透過衝突和解方式。透過大人的重視,幼童才能感受到安全感,並學習問題解決的能力,降低攻擊行為的發生,且尊重與身體自主權的觀點才得以在校園真正落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