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幸福 -當我的孩子是同志

黃毓廷(作者係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婚姻與家族治療所研究生)
發佈時間:2015/06/05
案情:
 那年我和妹妹一同出國,請維維幫妹妹看家,維維離開時忘了帶走日記本,日記裡有很多維維的心情。我妹妹看了很緊張,擔心我錯過關心孩子的時機,就把本子拿給我看,說:「維維應該是剛開始,交了壞朋友,你趕快叫她回頭還來得及!」
 那天晚上,我把維維叫到房裡,只有我們母女兩,我想了解我女兒究竟遇到什麼問題。我拿出日記問她:「這是怎麼回事?」維維哭了,這孩子平常總是很堅強,怎麼今天說哭就哭?維維說,她從國中起就沒辦法控制自己會愛上女生。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我忘記我有沒有哭,只記得心裡很難過,這真的是我的女兒嗎?……


解說:
 出櫃(指同志向他人揭露自己的性傾向)是一個漫長的歷程,不只是告知與被告知的瞬間。誠如案例所示,維維愛上女生並非她可以控制或選擇。當孩子猶豫是否告訴家人時,也面臨相當大的挑戰及煎熬,而家長得知孩子的性傾向時,否認、難過、心痛、自責的心情,自然也不言可喻。
 大多數的家長得知自己的孩子是同志時,都會經歷一段挫折、悲傷以及深沈的混亂。「怎麼會這樣?」「這只是一時糊塗吧!」「是基因的問題嗎?」「我做錯了什麼嗎?還是我沒教好?」「會不會得到愛滋病?」「沒有結婚生子,老了怎麼辦?」「要怎麼樣才能把她導正回來?」這些問號伴隨著震驚、否認、憤怒以及難以言喻的失落感,甚至帶孩子看心理醫生。
 1973年,美國精神醫學會將同性戀從心理異常的名單中除名,並明確指出,同性戀本身並不意味著會有判斷力、穩定度、可信度、或一般社會或職業能力的缺損。同性戀是一種現象,不是偏差,也不是疾病,也不需要治療。同性戀更不是教育或交友問題,性傾向也不會「變回來」,無法被矯正。
 在我們的實務經驗中,強烈的管教手段加以「矯正」,否定子女的人格特質、羞辱的言語、冷漠逃避以對,往往是親子關係惡化的開始。要認識、瞭解,進而支持自己的同志子女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父母對孩子的愛並不會因為孩子是同志與否而減少或改變,因此,開放地和討論您的需要與情緒,和孩子一起面對困難,或尋求支持,或專業協助,都可以幫助家長渡過這艱難的歷程。


方法:
 一、 求助:
 隨著時間發展,台灣越來越開放、多元,有許多管道可以獲得資訊與支持,除了精神科醫師、心理師外,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同志父母愛心協會等組織都可以提供您需要的協助。
 二、 避免逼問「是不是(同志)」:
先別急著制止或立刻要求確定答案,先調整情緒、冷靜觀察,並做好心理建設,因您的孩子不一定已經準備好出櫃,或孩子也仍在探索階段。
 三、 認識同志:
許多擔心與恐懼是來自對同志社群不了解,對同志的了解可以幫助家長降低憂鬱、打破迷思。
 四、 誠實面對自己:
家長不一定能在短時間內接受孩子是同志的事實,接納需要時間,家長無需強迫自己接受,坦白告訴孩子自己需要時間,並不會破壞親子關係。
 五、 孩子出櫃,父母入櫃:
孩子出櫃以後,父母往往要和孩子一起面對親友、鄰居的質疑與壓力。父母可以和孩子討論是否讓親友知道,以什麼方式讓親友知道。
 同志之所以是一個議題,問題並不在於同志孩子,也不在於父母,而是社會不夠開放、友善,無法接納及尊重差異。郭麗安教授曾說,上天選擇我們成為同志的父母、朋友、手足,是因為我們的愛通得過考驗,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