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慢、只怕站 —關注的重要性

唐宜楨(作者係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社會暨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發佈時間:2015/08/21
案情:
 小愛是一年級的小學生,自從新生入學後,無論是學校或是安親班,老師們口中的小愛是位安靜、乖巧的小女生。老師上課問問題時,或是課堂上鼓勵小朋友自願舉手擔任一些服務的小老師時,有別於其他小朋友積極表現的態度,小愛都不會主動舉手,也不會主動表達自己的想法。透過親師座談會,媽媽了解小愛在學校及安親班的表現,但媽媽雖然知道小愛在家是個得力小幫手,卻無法了解為何小愛在學校的表現會是「被動」的。


解說:
 其實,每位小孩的性情與氣質都是不一樣的。每個人對於外界所顯現的方式,來自於如何掌握「經驗」與「感覺」。由於不同的經驗會形塑個人的經驗型態以及對於自我的概念,小孩往往透過新經驗,以發展或增強個人能力,進而自我實現。小愛對於新環境的陌生與不安全感,透過半夜作惡夢、磨牙、咬指甲、向照顧者哭鬧要轉學,或是換安親班等方式來呈現無法掌握新環境。因此,在學校及安親班時,小愛選擇被動式的行為回應,以觀察替代主動表達,以降低對新環境、新經驗可能產生的緊張、挫折與焦慮。


方法:
 相對於其他小朋友,媽媽知道小愛是比較害羞與內向,需要更多時間來適應新環境。除了與老師們定期溝通外,透過一年的觀察,媽媽嘗試將小愛的行為改善設下一個底線,努力朝這個目標前進。
 一、測量行為改善的幅度:
 開始上安親班的前兩個月,小愛沒有主動舉手回答老師任何問題,但是在下學期開學後,安親班老師發問時,小愛跟著同學一起舉手搶答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了。由此可知,小愛的行為較剛開學時較不被動了,同時,小愛的言語描述也可以被測量。例如:小愛哭鬧要轉學或是換安親班的頻率是否有逐漸減少的趨勢,甚至在下學期開學後,言語上陳述轉學或是換安親班的頻率近乎是零。類似陳述都可當作是被動或防衛機轉的指標。
 二、正增強的採用:
 由於課堂行為表現好的小朋友皆有「好棒點點」的紀錄。無論是在學校或是安親班,小愛的好棒點點都是班上累積最多的,因此,透過主要增強物的獎賞,例如:文具、飲料或是糖果,或是社會增強物(例如:老師口語讚美等),使得小愛更加正向肯定自己的行為。
 此外,同儕的認同與肯定對小愛的行為改善是另一項重要的社會增強物。舉例來說,一年級下學期時,透過同儕投票的方式,在學校,小愛以最高票當選該班的閩南語小老師以及藝術兒童;在安親班,也是以同儕投票的方式當選小班長。因此,社會互動下的他人關切、認同與欣賞,使得小愛建立自信,學習與他人互動的相關價值。
 三、主動傾聽:
 親子溝通以及持續的關懷是不可缺少的。照顧者可以在接小孩回家路上、吃晚飯時間,或是睡前,主動傾聽孩子一天所發生的事情,協助孩子透過語言重新形塑自身所關注的事件。透過聊天與溝通,協助孩子學習用不同觀點看待事情,並學習表達某些特定感受,例如:「怎麼了?」、「你的感受如何?」、「很難過嗎?」、「很失望嗎? 」。
 家庭與學校是兒童社會化的重要環境。照顧者與老師從旁協助兒童適應新環境,學習規範與溝通技巧,有別於強迫小孩隨著照顧者或是老師的期望程度來表現。了解個別差異,以及給予一定程度的自由,將有助兒童自信的建立,以及自我肯定能力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