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死亡,兒童也有真實深切的感受

吳珍梅(作者係中臺科技大學兒童教育暨事業經營系副教授)
發佈時間:2015/09/18
案情:
 翔翔就讀國小二年級,平日跟奶奶、爸爸和媽媽住在一起。爸爸、媽媽因為工作忙,大部分時間都是由奶奶陪伴與照顧。奶奶的身體原本很硬朗,但是今年暑假,姑姑帶著奶奶到國外玩,因為旅途的奔波與辛苦,高血壓發作,還來不及帶回臺灣治療,就在一天夜裡因心肌梗塞而離開了。突然發生這一場意外,全家大小真的很難接受,整個家庭陷入一片烏雲痛苦之中。
 翔翔看著大人每天忙進忙出,頓時覺得好孤單,沒有人注意到他,只有叔叔叮嚀著他不能吵爸媽,要堅強勇敢。壓抑著對奶奶的思念與害怕,又擔心爸爸、媽媽是不是也會這樣突然消失,翔翔開始變得不太講話了。每天到了黃昏之後,就會焦慮不安,晚上常常在惡夢中驚醒;在學校中,更是獨來獨往、心神不寧,成績也因此退步許多。


解說:
 爸爸、媽媽因為陷在自己的悲傷情緒中,一時之間也難以照顧到翔翔,等到翔翔突然在學校暈倒,送到醫院中,小兒科醫師會診兒童心智科,爸爸媽媽才驚覺,原來翔翔的傷心難過不輸他們,因為年紀關係,而被壓抑在心裡,無法得到紓緩。
 根據Nagy(1948)所提出的兒童死亡概念有三個發展階段:
 一、五、六歲以前:
 對死亡沒有明確概念,把死亡視為「暫時」、「離開一下」,或「去睡覺」,死去的人仍然可以繼續吃飯、喝水、呼吸、生長,還有感覺。
 二、五至九歲之間:
 是一種「擬人化的」思想。雖然已經知道死亡是人生命的最後階段,但還不能了解死亡是自然的現象,而且是無法避免的。
 三、大約九歲以後:
 已具有成熟死亡概念。他們已經能把死亡視為最後階段,且無法避免的。具備每個人都會經歷的認知,且了解死亡是身體機能的停止與結束。
 小二的翔翔處於死亡概念的第二、三階段之間。看著大人的悲傷難過,參與整個喪葬儀式,非常清楚奶奶是再也回不來了。這種突然的意外,完全沒有協商挽回的機會,翔翔一方面害怕這種失去親人的變化隨時可能發生,一方面又思念奶奶,整個人承受過大的壓力,而一時之間退縮與緊張焦慮。


方法:
 小兒專科與心智科醫師、護理人員,根據翔翔目前所處的身心狀態與壓力情緒,建議爸爸、媽媽可以從下列幾方面來著手:
 一、跟孩子一起討論整件事情,幫助孩子接受死亡的事實:
 誠實回答孩子所有的提問與憂慮,包括:「爸爸、媽媽是不是有一天也會死掉」、「奶奶一個人在地底下會不會太孤單」、「我們可以怎麼一起來懷念奶奶」等問題。回應的前提是解除孩子心中的憂慮,並幫助他接受死亡的事實。
 二、陪伴、允許孩子經驗悲傷所到來的難過、哀慟:
 在奶奶百日或這一年之內,甚至未來奶奶每一個忌日,如果孩子有需要,都可以陪伴孩子來經驗這種喪親的不捨與哀傷。爸爸、媽媽也可以分享自己的心情,與面對奶奶離開的調適過程。大家共同來紀念慈愛的奶奶。
 三、協助適應逝者不存在的新環境,重建新生活:
 對於奶奶不在身邊的日子是孤單、不習慣的,家中每一份子要慢慢調適,給予彼此更高的精神鼓勵和情緒支持。爸爸媽媽也要調整一下工作內容,撥出更多時間彼此陪伴,除了順利度過這一段時間,也在重建新的家庭結構與生活方式。
 此外,爸爸媽媽也需要與學校有更多的聯繫,讓老師了解翔翔的情況,鼓勵翔翔重新投入原來的同儕社交,讓自己更積極樂觀,延續奶奶一直以來給予翔翔的正向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