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阿德勒學派分析與介入

洪凱婷(朝陽科技大學學生發展中心專任諮商心理師)
發佈時間:2015/12/11
案情:
 小傑,國二男生。剛上國中就連續三天未到校,瞭解後發現小傑國小即有拒學前例。幼稚園時,父母離異就失去父親,沒有機會再見面;小傑常抱怨母親,認為一定是她做錯什麼,才會讓父親離開。小傑常燒錢、燒物品、剪破母親衣物等洩憤。小傑在班上如同「隱形人」,不跟人說話,所有事都悶在心中,回家也不會和媽媽說,媽媽和導師都很擔心小傑疏離、害怕人群、不認錯、狡辯、情緒宣洩方式等,會使他很難在社會生存。唯一不需要導師操心的是,小傑作業都能如期完成,且有補習的英文科也有不錯成績,也不會在教室製造問題與麻煩。


解說:
 一、家庭動力:
 父母間的關係是孩子很重要的角色模範,如婚姻不美滿,可能造成孩子失去社會興趣發展機會,親子關係也對孩子生活模式有影響。小傑生活模式呈現明顯社會興趣低落、人際關係疏離,家庭關係是重大因素。
 另外,阿德勒視母親的任務為發展她與孩子合作感及友誼,母親和孩子的關係在社會興趣發展上是最早、也是最重要的關係。小傑和母親的關係在父母離異後出現裂痕,影響小傑社會興趣發展。
 二、錯誤目標:
 阿德勒學派認為個體的行為受到虛構目標指引,形成生活模式。Dreikurs提到,孩子的負向行為可能隱含的目標為報復、爭取權力、尋其注意或假裝無能。例如,小傑燒錢、燒物品、剪破母親衣物等表達不滿,是想透過「燒」、「剪」等破壞行為,展現掌控權,象徵權力地位的顯現。
 三、基本錯誤:
 從個體早期回憶可窺知其生活模式形成,並了解個體的「基本錯誤」如何產生。「基本錯誤」因人而異,Mosak表列一個基本錯誤分類表:(一)過度推論。(二)錯誤或不可能的安全目標。(三)生活或生活需求的錯誤知覺。(四)貶抑或否定個人價值。(五)錯誤價值觀。
 小傑父母離異,父親離開對其心靈有許多影響,也形成小傑基本錯誤信念。小傑和老師、同儕無法良好互動,可能受父親早年離開家庭影響。父親的離開,讓小傑很受傷,可能往後避免與他人建立關係,形成「基本錯誤」─錯誤或不可能的安全目標:「我不和別人建立關係就不會受傷害」。小傑想見又見不到父親,讓他感受到無法掌控情勢的無力感,這種無法掌握、不被重視的感受,形成小傑「基本錯誤」─錯誤的價值觀:「我必須擁有控制感,才會被重視」,因而出現燒物品、剪衣服等攻擊性行為。


方法:
 Dreikurs以四個步驟解釋阿德勒學派的心理治療與諮商。第一,治療過程須維持一種合作關係。第二,評估與分析個案的問題,包括討論早年回憶的分析、家庭星座與夢境。第三、對個案評論的探討。第四、再定向,從個案和治療師合作中得到洞察與解釋。
 針對小傑個案,首先需建立良好、尊重與相互信任的治療關係,並持續鼓勵提高小傑對諮商的接受度。透過分析小傑家庭動力和早年回憶,帶領發展出對其行為之洞察,獲得洞察後,以新的且有效的行為取代舊有行為模式。另外,不談論挫折,而是討論有用的資源,對個案會有幫助。小傑可運用資源在於作業有不錯表現,可持續鼓勵小傑表現良好部份。
 再定向階段,藉由改變個案想法與行為以達成目標。小傑的錯誤目標在於想透過破壞行為達到控制感及被重視。諮商過程中,治療師可帶領個案改變想法和行為,讓個案了解要達到目標不一定要透過破壞性行為,其他方式也能達到。另外,母親也可接受親職教育,讓母親對孩子行為背後的因素有更多了解,並知道如何因應,藉此增進親職效能及良好的親子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