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孩子的難處上一同學習與成長-不論斷、相信與引導

陳心怡(作者係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社會暨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發佈時間:2016/03/18
案情:
 小智,國小六年級,男生。6歲前都在祖父母家,是個隔代教養的孩子,直到國小一年級才由父母接回同住。小智日前在學校被發現有竊取同學財物之情事,經老師詢問,小智表示那是同學掉在地上的,老師表示不追究,但是,不能再犯。當天,老師即刻聯絡家長,並告知孩子在學校有偷竊的行為,請家長立即到校處理此事件。
 小智的父母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到校後表示孩子無經濟需求,而且從小在教會主日學長大,表現一直很好,在家也很乖,怎麼會這樣?與老師溝通過後,小智的父母陷入無比的焦慮,回家問小孩,小孩什麼都不說,也不答。父母要小智立刻跪下認罪禱告,請他到上帝面前悔改,孩子邊哭邊跪,經過父母一陣教誨後,小智根本不與父母互動,之後更是多保持沉默,一回家就進房間。
 小智的父母經教友們的建議,認為小孩是缺乏道德規範,父母又強迫孩子要與教會牧師談話。談話結束後,小智父母發現小智又更退縮了,連去學校、教會都不願意,父母與他溝通,他都不說。


解說:
 我們常常在「錯誤的問題上找答案」,也就是在形成錯誤的目標,造成溝通與教養過程中,產生親子的衝突與不理解。
 一、情境的理解:不管是孩子還是父母,我們每個人都會受到個人「文化參考架構」的影響。孩子認為自己是被誤解,他想訴說自己的委屈與痛苦;父母卻急著教育孩子,與運用自己所有資源協助孩子,在不知不覺的過程中,壓迫了孩子訴說的空間與可能。
 二、對焦議題:父母集中在解決問題行為,而孩子在學校即表示是「撿來的」。父母種種的訓斥在在都認定他是個偷竊的孩子,孩子用他的沉默表示他的被誤解與痛苦。對焦事件議題,以採「信任」的態度,傾聽孩子對事件的描述與想法。  
 三、重新詮釋事件:父母試著將「問題化」與「偏差」情境的看法,轉向中性「事件」的學習,不假設、不論斷,採用開放的態度,與孩子共同面對事件,一起學習與成長。
 四、傾聽孩子:引導孩子面對發生的事件,了解孩子的想法,澄清自己的價值。藉由自我探索和解決孩子可能存在的矛盾,協助孩子理解自己的內在動機,支持孩子的內在及外在資源找出解決途徑。
 五、理解孩子的行為是有著希望被注意的徵兆:父母應多花時間陪伴孩子,創造有品質的親子時間。


方法:
 一、澄清孩子的對事件的說法:
 「小智,怎麼了?」、「發生了甚麼事?」父母在提問這些問題時,應注意自己的非語言樣態,如:語氣、表情與肢體動作是否構成孩子的壓力。透過說的過程,協助小智了解自己看事件的觀點。
 二、採取開放的態度詢問:
 「小智,你撿起錢後,你怎麼處理?」父母可以透過這過程,了解小智對於處理事物的價值、態度與行為。
 三、提出反思的詢問:
 「小智,你有想過把錢交給老師或是同學嗎?」、「小智,你現在有想過你還可以做甚麼來處理目前的狀況?」父母可以透過反思的對話模式,引導小智區辨自己與他人財物的所有權差異,協助小智能夠知道進一步面對與處理的可行性。
 四、協助小智一同面對與處理:
 「小智,你已決定要處理,那明天爸媽陪你一起處理。」支持小智具體行動的能力,肯定孩子處理問題的行動。
 相信父母用愛、智慧與支持來引導孩子成長,父母也能一同學習與成長;同時越正向的親子關係,我們的孩子就越能在幸福中茁壯與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