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癮的反面不是戒斷,而是關係

籃文彬(作者係朝陽科技大學學務處學生發展中心兼任諮商心理師)
發佈時間:2016/04/01
案情:
 從食物、網路、手機、菸酒,甚至是毒品,現代人對許許多多事物產生一種依賴感,一種少了它就會渾身不對勁的感受,除了焦躁不安,甚至會暴躁易怒,進而可能會演變成心理健康領域中所謂的「成癮」現象。相對的,戒癮一直是全球都在努力的事情,時至今日,或許我們對於成癮的概念,需要做出一些修正了。


解說:
 戒菸、戒酒、戒毒……,試圖戒除各種有害身心之不良習慣的法律、機構、藥物、治療方式已經施行多年。一般來說,我們將這些「癮」視為不好的東西,進而想要除之後快,卻忽略了若是從不同的角度來思考,或許會有相當不同的新發現。
 Johann Hari在一場TED的演講「你對上癮的所有認知都是錯的」之中(https://www.ted.com/talks/
johann_hari_everything_you_thin
k_you_know_about_addiction_is_
wrong?language=zh-tw)揭露了他對這個議題的好奇心,以及他走訪各地所整理出來的驚人結果。
 一開始的好奇是來自於海洛因這項惡名昭彰的毒品。一般人只知道它害人不淺,但其實它也是醫生在施行手術之後,對病人施打的止痛藥劑,而且其純度遠比街上毒蟲所賣的還要更純,但是我們卻不曾聽過有病人出院之後就變成了毒蟲。
 一位溫哥華的心理學教授布魯斯‧亞歷山大做過一個實驗,他將一隻老鼠放進裝有兩瓶水的籠子裡,其中一瓶添加了少許的海洛因或古柯鹼,結果老鼠特別喜歡有毒的水,也因此死得很快,但這個實驗有個新的版本。亞歷山大教授做了一個叫做「老鼠樂園」的籠子,裡面有東西吃、有玩具玩、有朋友可以互動,結果這「老鼠樂園」中的老鼠幾乎不喝毒水,擁有健康的生活。人類的類似例子發生在越戰,當時有20%的美軍使用海洛因,但當戰爭結束、這些美軍返家之後,他們能和朋友及家人重聚互動,95%的人直接停止使用海洛因,也就是毒癮自動消失了。
 葡萄牙在西元2000年的時候,曾經是歐洲毒品最氾濫的國家,以往他們所採用的方式也是對犯行者施以懲罰,但問題並沒有隨著時間好轉。後來,他們找了科學家和醫生集思廣益,採用了新的做法-毒品除罪化。在具體的作法上,政府將過去用來懲罰犯行者的經費,變成用來幫助他們重新融入社會的經費。無論是提供就業職缺、創業貸款、補助薪資給雇主等,目的就是要讓這些人重新找到生活目的,以及與他人及社會的連結。時至今日,這樣的作法被證明是確實有效的。


方法:
 有了上面這些例子,或許就像彼得‧寇恩,這位荷蘭教授所主張的,我們可能得試著以「連結」的角度來重新看待「成癮」這個詞。
 眾所周知,人類是群居的生物,靠著互助合作,不如許多生物強壯兇猛的人類,才得以在殘酷的演化鍊上生存發展;因此,不難想像彼此連結便成了人類天性內建的原始需求。當我們無法這麼做的時候,可能是遭遇了創傷、壓力,或受到孤立,心中便會想要與某物連結,以舒緩壓力,而那些物質也就是我們上癮的對象了。
 因此,想避免對某些事物上癮,最好的做法便是將這樣的慾望轉往正確的方向,設法與他人產生正向積極的連結。無論是與家人相處享受天倫、找朋友聚會聊天交流、和愛人共度浪漫時光……等,種種方式的核心價值都在於-幫助自己。當我們在生活中不免遭遇挫折或是感到低落的時候,能夠一抬頭、一伸手,便能與充滿正面意義的資源互相連結,而不是去接觸有害身心的不良事物,步向往下沉淪的痛苦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