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陽之路─我是ok的!其實我還不錯!

卓翊安(作者係東海大學社會工作系兼任講師)
發佈時間:2016/04/08
案情:
 依「中輟學生安置輔導計劃」而接受個案輔導的國二學生小安,曾在一年級下學期與黃姓同學在逛街時,因臨時起意而偷機車,後經少年法院審理,依少年事件處理法接受三年的保護管束。據校方的紀錄,小安平時愛在外在遊玩閒蕩,小安的父親是單親,因打臨時工維生與個性木訥,無力管教小安。小安在開學返校後即中輟,直到少年隊關切才返回校園,目前經學校安排接受中輟高危險群的個案輔導。


解說:
 中輟生的定義
 依「國民中小學中途輟學學生通報及復學輔導辦法」規定:本辦法所稱中途輟學學生(以下簡稱中輟生),指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學生有下列情形之一者:
 一、未經請假、請假未獲准或不明原因未到校上課連續達三日以上。
 二、轉學生因不明原因未向轉入學校完成報到手續。
 前項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學生,包括就讀完全中學國中部、公私立高級中等學校附設國中部及國小部之學生;不包括於少年矯正學校及少年輔育院接受矯正教育之學生。
 少年中輟成因
 形成中輟生輟學的原因,包括個人、家庭、學校與社會因素。以此案為例,這些因素環環相扣且相互影響。
 一、中輟:
 案主在國二上學期9月開學後曾中輟近一個月,這段期間均在校外遊蕩。案主曾表示學校無聊、無趣,在校外可和好朋友在一起,且比較自由,加上導師教學嚴格,常會因考不好被體罰。所以自己決定不上學,案父也拿案主沒辦法。
 二、偷竊:
 案主自覺對機車的需求很大,在個人認知及同儕影響下,曾在國一時犯下兩件機車竊盜罪,後因騎贓車被查獲而被判保護管束3年。國二上學期會談後,曾表示後悔做了那些事。
 若以認知行為模型探討小安中輟原因,小安偷竊、中輟的問題行為簡要分述如下:
 一、偷竊:
 (一)對機車的需求,認為摩托車較拉風!(二)想要的東西得不到,可以用偷的,且別人又不知道!(三)偷東西沒什麼大不了,對自己不會有影響,對別人也不會有太大傷害!
 二、中輟:
 (一)學校無聊、無趣。老師在說什麼?我又聽不懂! (二)老師好兇!考不好會打人。只要我不去,就不會被打!(三)跟朋友一起玩比較快樂。他們沒上學,所以我也可以不用上學!


方法:
 如何運用認知行為的社會工作原則協助小安,茲提供下列方法:
 一、認知行為在社會工作的處遇重點,輔導者須在下列三個前提或原則工作(Werner,1986):
 (一)改變與情緒、動機(目標)、與行為相關聯的認知。(二)改變影響少年行為的目標。(三)建構與認知相關的新方法與行為模式。
 二、認知重建的技巧與步驟有下列五點(許臨高,1999)
 (一)協助少年接納他們的自我陳述,假定與信念影響他們對生活事件的情緒反應。(二)協助少年辨認影響其問題和不良功能的信念及思考模式。(三)協助少年確認引發失功能認知的情境。(四)協助少年以良好的功能自述取代自我挫敗的認知。(五)協助少年為成功的因應結果而獎賞自己。
 有關偷竊行為從認知方面的改善,建議如下:
 (一)協助少年建立正當行為的正確認知。(二)協助少年認知與思考,學習偷竊行為對別人與自己的傷害。(三)協助少年認知與體認,偷竊是犯罪行為,會得到處罰。(四)協助少年了解不正當的行為後果自己要承擔。
 有關改善小安中輟行為問題,建議如下:
 (一)協助少年體認中輟對自己的傷害。(二)協助少年認知交朋友的正確態度。(三)協助少年至學校就學的益處。(四)協助少年對中輟與法令和監護人的關係。
 小安經社工師輔導一年後,到校率大大提升,曾一學期沒有再中輟,且國中畢業;偷竊行為在輔導期間也未再犯行。小安畢業後雖未立即升學,但能穩定工作一年多,過著能夠自我掌控與肯定自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