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誤入歧途或只是選擇讓自己舒適的道路?

籃文彬(作者係朝陽科技大學學務處學生發展中心兼任諮商心理師)
發佈時間:2016/07/29
案情:
 國中二年級之後,阿華逐漸感到升學的壓力已非如往日一般能夠輕鬆負荷,因此,學校的課業漸漸令他感到挫折,老師們只關注課業分數的態度,也讓他覺得厭煩不悅。此時,多年的鄰居玩伴嘉鈞邀他一起加入一群總是在校外遊玩的朋友,阿華在與這群朋友相處的過程中,感受不到學校的壓力,而身為夥伴的歸屬感讓他備感溫馨。這群人一起逐漸遠離學校生活,開始翹課、飆車、打架……,犯下大大小小的違法行為……。


解說:
 青春期是小孩轉變成為大人的過渡時期。在此階段,除了得面臨生理成熟所帶來的變化之外,在心理社會的層次,必須面對的是「自我認同」的大問題。
 心理學家艾瑞克森(Eric H. Erickson)提出心理社會發展論,其認為人在終其一生的不同階段會遭遇不同的發展危機,若是前一個階段可以順利度過,則此危機則成為轉機,成為往後階段的發展基礎;若不順利,則可能會影響到個體對於自己以及與社會相處時的不順利。在介於12至18歲的青少年時期,人所要面對的是「自我認同vs.角色混淆」的發展危機,亦即個體在此階段會對於「我是誰?」「我到底是什麼人?」這樣的議題產生探尋的動力,也就是要去確立自己的存在性為何。如果在此階段的發展過程中逐漸有了明確的自我觀念和追尋方向,即為自我認同順利;而若是對生活感到徬徨迷失、無目的、無方向,則會陷入角色混淆的境地。
 認同的形成無法獨立於他人環境而發展,而是與個體所在的社會或社群有密切關係。個體會選擇和什麼人相處、向什麼人看齊、走上什麼樣的人生道路……,這一切便逐漸形成個體的自我認同。若是個體和自己所屬的社會大眾有相同的道德基礎,能確立共同的自我認同感,便能形成正向認同,成為正常社會的一分子。但若是選擇了一般社會大眾不喜歡的生活方式,甚至將會受到社會批評的特點當作自己的特性,加入不良分子或是非法集團,便是形成了負向認同。這在青少年時期可能是一時衝動,但也可能會發展為成人犯罪。還有一種人,既沒有正向,也沒有負向認同,這樣的人被稱為認同擴散。他們無法確立自我認同,失去了自我主體性,就像是沒有靈魂的空殼一樣,有可能會在日後引發精神疾病,或者是為了確認自己的存在價值而做出反社會的行動,甚至是重大犯罪。


方法:
 青少年時期是個體接受學校教育以及學習同儕相處的關鍵時期,必須學著去面對生活環境中的諸多挑戰,從其中體會、理解及學習到除了學業之外的廣泛人生面向。台灣的學校環境仍舊給人一種只看重學業表現的印象,在這種欠缺多元價值的單薄視野之下,家長或師長若僅關注青少年的課業表現,就可能會使得無法在課業上獲得成就感的青少年備感挫折、無法融入,覺得這樣的環境不適合自己,便可能因為其他人事物的誘惑而遠離校園。至於在那之後,遇到什麼樣的朋友或是遭遇,又會進一步做出什麼行為,就未必是家長或師長能夠挽回的了。
 在學業之外,青少年更需要的是良好人格特質的發展與提升,家長與師長在這方面應能做到以身作則,並且勿以過多的條文規範來約束學生,而是在生活事件中讓青少年有機會能夠自我發現、願意與師長分享個人內在的想法。在逐漸養成獨立自主的狀態之下,尋得自我價值的良好追尋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