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愛生氣

馬怡玫(作者係中臺科大幼兒教育暨事業經營系助理教授)
發佈時間:2016/09/23
案情:
 對4歲的圓圓來說,媽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卻也是最愛生氣的人。像今天早上起床時,圓圓只不過坐起身在床上發呆了一小下,就聽到媽媽急促的腳步,伴隨著拔尖的女高音:「圓,快點穿衣服!今天寒流來,只有5度!再不穿,就要感冒了,不要發呆,快點穿!欸,我叫妳快點穿,妳沒聽到嗎?」到了下午,媽媽去幼兒園接圓圓放學,圓圓一看到媽媽就興奮跑過去,媽媽正說著不要跑的時候,圓圓就摔了一大跤,媽媽趕忙扶起她:「不是叫妳別跑嗎?摔倒了吧。」接著看到圓圓慢條斯理的穿鞋,又說:「快點穿,我趕著回家煮飯,還要幫妳洗澡、洗衣服,很多事還沒做耶!」趕得圓圓心慌意亂,急忙抓了鞋子就穿,結果兩腳穿錯,反而要花更多時間將左右鞋對調過來。好不容易回到家,把大部分的事情都安頓就緒,圓圓打了個噴嚏,媽媽拔尖的聲音再度響起:「早告訴妳今天寒流來,會超冷,教妳多穿幾件衣服,現在妳看吧,為什麼不早聽我的話呢?如果妳再這樣不聽話,我也不想理妳了……。」聽到這裡,圓圓再也忍不住大聲抗議:「媽媽,我覺得妳好喜歡罵我喔,我又沒怎樣,妳好愛生氣喔!」


解說:
 案例中媽媽是大多數父母的寫照,明明心裡很愛孩子,言行上沒有傳達出正確的訊息,反而讓孩子覺得父母愛生氣罵人。案例中,媽媽的慣用語包括:「快點、叫你……沒聽到嗎、早告訴你了、你看吧、為什麼你總是、你再……我就……」等,媽媽的出發點是愛、關切、提醒,但是孩子接收到的訊息卻可能是叨念、不信任、急躁、威嚇、責罵,這些負面的傳達方式不但沒有讓孩子感受到父母的關懷和包容,反而可能覺得父母討厭自己,造成想逃離父母的反效果。童書「大吼大叫的企鵝媽媽」中,傳神描寫媽媽吼孩子時,孩子的感受是「把我嚇得全身都散掉了,只有我的兩隻腳還在,但是,它們一直跑一直跑」,可見孩子單純的心思難以解讀成人所有想表達的複雜訊息,父母不能期待孩子將心比心、聽懂弦外之音,而要以單純正面的方式包裝所欲傳達的內容,才不致造成孩子錯誤解讀。

方法:
 正向言語是近年來親職專家鼓勵家長使用的溝通方式,市面上有許多書籍分享使用細節與注意事項,本文以下列數點與家長分享正向溝通的基本建議:
一、正面表述:
言談儘可能避免用「不」開頭,例如:以「慢慢走」替代「不要跑」、「現在安靜」代替「不要吵」,練習用正面的方式說明自己的意圖,並具體說清楚對孩子的期待。同時,避免使用「為什麼」、「怎麼搞的」等帶有質問語氣的言語,以正面說明希望孩子做什麼來替代。
二、避免威嚇:
有些家長會用「你再皮,我就叫警察來抓你」、「再不聽話就沒有糖吃」、「哦~有人在看你了,有人在笑你了」等言語。這一類的話語試圖藉著他人的手來教育孩子,或讓孩子因害怕而順從,短期可能有效,長期而言,可能造成家長威信無存、孩子退縮叛逆等更多負面的副作用。
三、使用「我訊息」:
我訊息是一種傳達對他人行為的感受、對事不對人的溝通方式,例如:「你這樣掐我,讓我很痛」、「我覺得你很用心在畫卡片上的人」。我訊息不一定是用「我」開頭的句型,重點是要具體反映他人言行對自己的感覺或影響,但不帶有價值判斷。使用我訊息之前最好先練習,推敲自己的用詞語氣,以免畫虎不成,變成以「我」開頭,卻是帶有指責意味的「你訊息」,如:「我覺得你這種行為真是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