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我的好朋友?

唐宜楨(作者係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社會暨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發佈時間:2016/09/30
案情:
 有一天放學回家,8歲的小愛氣沖沖跟媽媽說:「以後我不要跟小瑜當好朋友了,我只要跟小熙當好朋友。」媽媽說:「到底發生甚麼事了?」小愛說:「老師今天發模擬考考卷時,小瑜考得比我和小熙高,她很驕傲地走來我和小熙面前晃啊晃,還大聲說她的分數比我們高!」媽媽回答:「那我們下次考試再努力一點就好了。」小愛說:「可是她真的讓人很生氣,前幾天我借她橡皮擦,她還用鉛筆在上面戳好幾個洞,根本沒有珍惜別人借她的東西。哼!我不要跟她當好朋友了。」


解說:
 家庭與學校是學齡前與學齡階段兒童重要的社會化環境,除了新知能的學習外,透過遊戲、溝通、競爭與分享,兒童學習哪些行為是所處社會裡所期待的社會發展。當孩童年齡越來越年長,同儕團體對於兒童的影響也越大。
 同儕對於孩童的影響有正向與負向,正向同儕影響可以讓孩童認識自己、建立自信,以及自在與他人互動;負向同儕關係可能強迫孩童從事自己不喜歡的行為。擁有自在、友善、活潑、主動特質的孩子,在同儕間的相處較受歡迎與信任;內向、害羞、退縮或攻擊性強的兒童,與同儕的相處較容易孤立或不受歡迎。相較於男孩子的傷害性肢體攻擊行為,女孩在同儕團體裡的肢體攻擊行為比較少被鼓勵,因此,女孩對於同儕的負面情緒回應多以排擠、語言攻擊,或是「群我關係」等間接性方式接受或拒絕同儕。
 學齡兒童了解自我、他人及社會關係的發展歷程不像幼兒的過度簡單化,透過外界的回饋與肯定,兒童不但開始發展自我覺察以及情緒辨識能力等情緒智能能力,情緒掌握感的成熟與精進亦是學齡階段兒童重要的發展。此外,同儕之間彼此模仿、學習以及刺激,促進了日益複雜的溝通方式、互動模式與社會意識。這些過程都是培育社交勝任能力的重要手段。


方法:
 面對生活經驗裡所產生的不同情緒,老師或照顧者等重要他人可協助此年齡階段的兒童發展更細緻的因應知能。舉例來說,正向情緒能力或認知行為的轉化,皆是協助調整不同情緒與思維的因應策略。家長或師長可透過以下面向協助學齡兒童覺察群我之間的關係:
 一、同儕之間,不同觀點的概念是存在的,例如被討厭或不被同儕喜歡的可能。
 二、協助兒童了解同儕間的信任與親密關係是立基於不傷害原則。
 三、發展「彈性關係」的概念,透過對話,正視內在感覺(如厭惡感、榮譽感)協助情緒控制,以及信念的增強。
 四、透過模仿、激勵,協助發展日後生活重要的因應知能,例如:學業所引發的挫折。
 五、無論學業表現或人際關係,學齡兒童透過越益複雜的溝通與互動,應培養「觀點取代」的能力,理解他人情境、感同身受、為他人著想的能力,建立更細緻、更穩定的同儕社群的關係。
 六、由於不同生物性別塑造不同社會化角色期待,因此,理解性別可能引發不同訊息處理與傳遞方法,才能理解性別所產生的認知差異與行為表現。
 兒童發展的歷程是動態與多樣貌,不同孩子擁有個別化的特質,在兒童成長過程中,家長與師長等重要他人是影響兒童成長之社交、情緒與自我認同的主要資源。兒童進入學校後,透過環境裡的人、事、物形塑與調整認知、情感、行為及態度,掌握兒童在不同階段所面對的生理、認知、情感及社會發展任務期待。透過理解,引導兒童認識自己與自我接納,協助兒童看到同儕互動中的多樣貌,並激發兒童發展社交技巧,以發展友善的社群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