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社工對青少年偏差行為之處遇模式

陳怡如(作者係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社會暨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
發佈時間:2016/10/21
案情:
 國中生大華帶著國小生小明(兩位皆為輕度智能障礙的學生),外出後,隨機偷路旁的腳踏車代步,近兩個月共偷了3輛。因為玩得太晚,擔心回家遭責罰,就隨機在路旁竊取兩輛腳踏車代步;騎回家的路上,發現有另一輛更好看,順手竊取後換車代步。


解說:
 青少年偏差行為指的是青少年的行為偏離常態,且妨礙其生活,當青少年無法適應社會時,出現的病態行為便是偏差行為,來滿足其需求或紓解緊張。其具有四個特質:
 一、行為表現與多數人的行為表現方式不同。
 二、行為妨礙公共秩序與安全。
 三、行為對個人或他人造成損害。
 四、與大人規定或期望之行為方式不符。
 偏差行為涉及範圍廣泛,舉凡違反法律、社會規範、價值、角色期待異於常態,或不合道德規範、觸犯刑罰法律者,或行為失常,足以妨害其生活適應等,都是偏差行為。


方法:
 學校社工處遇少年虞犯可依介入、處遇、追蹤三階段進行。
 一、介入階段:
 (一)輔導室為主責單位:
處遇學生虞犯應以輔導室為主責單位,加上學校社工員長駐學校輔導室,可在第一時間「立即性」介入,並配合導師及相關處室,針對學生全面性生態系統評估,增強處遇效能。重點工作項目:
 1.不論哪類型的學生虞犯應先由輔導室接案,再由學校社工員介入,評估需要哪些相關單位資源介入,若是受司法處遇學生,則須與司法單位聯繫,共同掌握學生生活狀況,並列入重點輔導個案。
 2.定期召開學生虞犯個案評估會議,透過會議與相關單位協調溝通,降低各單位可能會對個案造成的不當影響,如傷害或拒絕,讓學生虞犯可在學校中穩定下來。各接觸的單位也需提出個案的最新狀況,並不斷修正處遇方式,達到最適合的輔導處遇方式。
 (二)建立以學校為中心的處遇網絡:
除了學校社工員,須結合導師、輔導室、學務處、教務處等力量,以學校為中心結合校內資源成為輔導工作團隊,提供支持與包容的環境,協助處理學生問題。
 (三)建立校內專業分工系統:
學校社工要與學校溝通與討論,以學生權益為最佳考量,建構未來處遇工作模式。
(四)建構制度化處遇模式:
將校內每個專業資源發揮到最大功能,提供各學校參照,以達最大效能。
 二、處遇階段:
 (一)評估學生虞犯生態系統:
從生態觀點來看,學生虞犯個人、所屬家庭及休戚與共的環境為一整體,牽一髮而動全身。學生虞犯問題是所生存的環境各系統產生問題,因此,不能只從個人層面考量,而要顧全與學生虞犯有關的各系統。
 (二)資源整合:
運用個案管理的概念,整合相關社會資源,針對不同學生虞犯個案提供適切協助。另外,透過與團隊各單位定期協調,不僅可明確劃分各單位工作內容、掌握個案狀況,且資源不致重疊浪費,以提昇效能。
 (三)連結資源:
 學校社工須出走,掌握任何與少年互動的機會,深入社區是主要方式,藉由建立的良好關係、主動積極參與其生活圈,有助於瞭解案主生活真實面,及不同於主流社會之價值觀及特質。與案主一起工作,從他們身上找出所需的資源,才能幫助他們。
 三、追蹤階段:
 (一)後續追蹤:
與學校各相關人員聯繫協調,透過定期會議不斷修正與協調,達到最適當處遇方式,並追蹤管理與約束。
 (二)預防工作:
學校可透過各種引導方式,告訴青少年相關法律常識。如透過表演、演講,讓孩子從中瞭解法律,避免觸法而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