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想早點回家

蔡教仁(作者為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社工室副主任)
發佈時間:106/11/04
案情:
 小君國中一年級,父母在她幼稚園大班時離婚了,她平時和爸爸住,只有在年節及假日的時候,媽媽會帶她回外婆家過夜。小君看到同學假日都可以和家人計畫去哪兒度假、或是聽到同學談論返家後與父母日常互動、甚至鬥嘴的生活點滴,十分羨慕。她總是幻想著如果父親不要離婚,她也可以每天吃到媽媽煮的熱騰騰的晚餐,不是每天下課後去補習班吃便當。爸爸工作忙碌,即使趕著下班,在晚上九點接小君回家,卻總是又忙著在電腦前繼續加班。想和爸爸聊天,話題永遠只是停留在「很晚了,快去睡」、「你的功課完成了嗎?」
 小漢是小君國小的同班同學,住在小君家附近的社區,升上國中後,小漢會陪著小君一起走路到補習班,小君常常會和他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及許多無法和家人分享的感受。久而久之,同學間便傳著小君和小漢是一對正在熱戀的小情侶的謠言。
 最近,小君無法適應國中突如其來加重的課業壓力,多次和爸爸商量是否可以不要去補習班,可以早點回家寫作業,爸爸以他下班時間晚,希望透過補習班來照顧小君下課後的時間為由拒絕小君。為此,父女倆又起口角,爸爸甚至罵小君不知好歹,不能體諒爸爸的辛勞。在下課後,小君邊走邊哭地嚷著自己爹不疼、娘不愛,再也不要回家了,小漢對小君的強烈情緒也感到不知所措,便帶著小君搭上公車,兩人就漫無目的的在城市中遊蕩著,爸爸發現小君沒去補習班,才在其他同學口中得知小君和小漢疑似談戀愛,和面對現在一起失蹤的事實。深夜過後,兩人被巡邏員警帶到警局,小君父親抵達警局要小漢負責任,堅持要扭送小君前往醫院進行性侵害採證,此舉讓小君羞愧憤怒,小漢父母也直嚷著是小君帶壞小漢,雙方父母從警局鬧到醫院,爭執不休僵持不下…。


解說:
 一、小君認為自己爹不疼、娘不愛:
 面對父母離異,孩子需要的是父母雙方的共同關心。由於小君媽媽平時並不在小君身邊,或許更讓小君無法及時與媽媽分享生活中的大小點滴,而面臨青春期子女的單親父親想必更難理解小君少女心情,因此,若是能有媽媽共同分擔想必可以彌補許多小君心中的缺憾。父母婚姻的終止並不代表整個家庭關係的終止,孩子成長階段仍需透過「合作式父母」傳達對孩子的友善溝通與關懷互動。
 二、貿然透過性侵害採證來確認是否發生性行為會更嚴重破壞親子關係:
 在青春期的孩子的確會出現對異性產生好奇與相互吸引,然而,家長如何提供孩子正確的兩性交往概念與態度,更是當中的重要因素。小君的父親僅單單透過補習班同學說小君和小漢在談戀愛,就斷定他們的晚歸是因為偷嚐禁果,堅持要醫院替小君進行性侵害採證。此舉更是破壞小君與父親間的信任關係,或許靜下心來理解小君當日翹家理由,可以避免雙方的關係更形惡化。


方法:
 一、威信型教養方法:
 威信型的父母是給人溫暖及願意參與的,但他們的教養原則是堅定且一致性的。面對小君在表達她不想在下課後繼續去補習班的想法時,爸爸也可以和小君表達他為何不讓小君提早回家的擔心,是擔心小君不會自己煮飯?還是人身安全議題?或許,進一步釐清爸爸對於小君自己在家的憂慮,且與小君討論出雙方可以接受的具體解決方式(如:用電鍋簡單煮飯、透過電話向父親報平安、家門反鎖等方式),便可以減少只是單純拒絕小君所提出提早回家的要求。
 二、引導小君具體說出翹家理由,而不是透過性侵害採證來證明小君清白。
 青春期的少年的確對於兩性交往感到好奇,然而單純一次翹家行為,若是未與孩子進行溝通,便貿然扭送孩子到醫院進行採證,更是大大的破壞了親子雙方的信任關係。當然,小君父親要面對繁重工作壓力,還要面臨小君少女情懷,一定會感到力不從心,此時,若是能夠有媽媽的介入,必定可以有許多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