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的愛跟你想的不一樣 -談青少年家庭互動與溝通

巫珮如(作者係國立新竹高商專任輔導教師/諮商心理師)
發佈時間:2016/12/16
案情:
 阿竹是女校高一的學生,個性打扮較中性,外表總是酷酷的,第一印象給人冷冷的感覺,但深入相處後,是個熱情活潑的女孩。剛上高中時,因為對環境適應不良,由導師轉介至輔導室。初次晤談時,阿竹總是冷冷地談學校生活、學習狀況,對自己的家庭狀況一概不談,老師隱約發現阿竹對家庭有很多不諒解和情緒,但阿竹不願多說,因而沒追問。幾次晤談後,阿竹與老師的關係漸漸好轉,開始提及自己的家庭概況,但也只是簡單描述與家人的互動和家庭背景。
 在一次同儕互動中,阿竹聽見同學與家人的互動緊密,同學的媽媽常噓寒問暖、了解需求,並給予關心,但同學卻常跟阿竹抱怨自己的媽媽不好,甚至抱怨不喜歡這樣的家庭。阿竹並不喜歡這樣的抱怨,但也一直沒向同學表達自己感受。那天,阿竹突然在課堂中嚎啕大哭,讓同學和老師都嚇了一跳,任課老師請同學將阿竹帶至輔導室…。


解說:
 青少年正處於青春期,快速的生理成長帶來心理與社會改變,可能影響親子關係。當青少年正處於急速變化的階段時,其父母也正處於一個轉捩點-正面臨中年危機的問題(Atwater,1992)。這個階段正是家人關係改變和重組的時期,舊有的管教方式可能不再適用於青少年,家庭必須重新調整家人關係,建立新的相處方式,以重新得到平衡(Steinberg,1993)。
 阿竹正處於青少年時期,很多事情不愛與父母討論,喜歡和同儕相處,但對父母渴望的愛並未減少,甚至希望父母可以給更多的關心和溫暖。深入了解阿竹想法後,發現阿竹很渴望父母關愛。長期以來,父母忙於工作,希望給阿竹很好的生活環境,卻鮮少與阿竹有很多接觸。對阿竹來說,名牌球鞋或衣服並不是這麼重要,更希望可以和父母有好好說話的時間,感受被愛的感覺。
 在一次親師座談,老師讓阿竹和父母有可以對話的機會,彼此表達感受,一開始阿竹不斷抱怨母親如何忽略自己,母親也抱怨自己辛苦工作,只希望阿竹可以健康長大,雙方的對話,似乎沒有交集。老師透過打開彼此對話內在的期待,讓雙方可更進一步了解彼此,並聆聽對方的感受。阿竹和母親也許沒有在這一次晤談中找到合適的相處模式,卻聽見自己和對方的感受及期待。


方法:
 親子互動中,能聽見彼此的期待及感受,即能創造雙贏的對話。Harlene Anderson(2008)把治療關係視為是「一種存在方式」(a way of being),也就是一種如何看待人、如何與人們相處、如何與人們說話、如何與人們互動,以及如何回應人們的方式。學校老師在介入阿竹和母親之間的關係時,相當重視彼此的合作關係(collaborative relationships),以及對話式的交談(dialogical conversation),目標是在邀請、創造,以及促進上述的合作關係、對話空間與對話過程。
 從本文中的案例可以發現,面對家庭議題的學生,如果只是單獨與學生進行晤談,可能整個家庭系統並未獲得改善,彼此之間也無法了解對方的期待及感受,反而會使關係持續惡化,甚至影響學生的學校生活。青少年階段,雖然看似獨立,實則仍然需要家庭的照顧及關心,在這階段,如果能將家長共同納入學校生活,彼此視為互相合作夥伴,那麼將能對青少年的青春期生活有更好的發展及適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