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不想要回家 -談兒童期創傷經驗對孩子的成長影響

巫珮如 (作者係國立新竹高商專任輔導教師/諮商心理師)
發佈時間:2016/12/30
案情:
 言言是高一的學生,從小經歷了非常多親人逝世的失落經驗,包含兄弟姊妹的離世,及長者的過世。上了高中後,他常常留在學校,或是在校外逗留而不願返家,甚至會住在朋友家。母親時常焦急地找不到言言,言言也不願意與家人多做溝通,如有返家,則將自己關在房內,不與任何家人有所接觸。
 這天,言言一如往常的上學,但突然在班上嚎啕大哭,情緒失控過度換氣而被送到保健室,這樣的情緒持續了將近一週。言言自己覺得很受不了持續的情緒低落,主動求助導師,言言不斷告訴老師不願意回家,討厭家裡的一切,母親對她非常嚴格等內容。導師僅能安撫言言的情緒,讓言言在學校時儘量保持情緒穩定。經過兩週後,言言狀況仍然未改善,導師也察覺言言情緒越來越不穩定,每當與母親起爭執時,在學校的情緒就會更無法控制,甚至揚言要傷害自己…。


解說:
 兒童期的創傷或負面經驗,往往會在成長過程中,透過不同形式展現出來,如人際關係、親密關係,或是親子關係。在本案例中,言言從小經歷了許多親人的離開,可能影響言言對關係的不信任感,似乎在關係中,常常是被留下的那一個人。
 言言在與心理師諮商後,終於找到自己不願意回家和情緒失控的原因,原來,言言在長期歷經親人失落的過程中,有一個讓言言內在非常受傷的經驗。五歲時,與四歲的弟弟玩,卻不慎讓弟弟跌倒,造成終生殘疾;當下言言遭受到母親非常嚴厲的指責,而五歲的言言並不清楚整個事件過程,只記得自己受到責罵和留下的情緒陰影。這件事情一直深深放在言言的心中,直到升上高中後,因弟弟的逝世,讓言言整個情緒也爆發了。
 原來,自從弟弟過世後,言言很害怕回家,只要回家就會想起小時候不好的經驗和回憶,以至於言言無法回家,甚至每當出現與母親的衝突時,讓言言立刻聯想到弟弟的過世是自己造成的。言言長期受到童年期的創傷所影響,儘管長大了,過去的經驗仍然緊緊跟隨言言。


方法:
 青少年階段常出現與家庭的衝突。在與青少年工作時,如果只看到表面的行為問題,容易落入問題解決模式,或是面對單一問題,而忘了導致表層問題的深層原因。從本文中的案例可以發現,言言出現的表層問題是不願意回家及情緒失控,但深層問題則是童年期的創傷經驗,可以發現表層問題和深層問題的處遇模式截然不同。以下說明本案在處遇過程所使用的方式。
 一、聽見孩子內在的聲音:與青少年工作時,如果只是從表層問題著手的話,很容易被青少年拒絕在門外,而無法深入內在聲音。建立關係是所有治療模式的第一法則,有好的關係則有好的治療效果。當與孩子建立足夠的關係後,開始陪伴孩子聆聽生活中的各種喜怒哀樂,並在過程中,找到孩子的內在聲音及深層渴望。
 二、與家長共同合作:青少年可能因為發展階段無法自在地與家長互動及溝通,學校老師恰好扮演溝通橋樑的角色,與家長共同討論孩子深層議題的成因及過程,讓家長能有機會重述孩子的童年創傷,並針對當時的情景表達出自己的感受及想法,化解彼此的誤會及衝突,進而進行和解。 
 三、尋找同儕顯著友伴:在班級中找到幾名友善的小天使,可以自然的協助言言,讓言言在學校生活免於處在危機的狀態下,並讓情緒有出口的機會,獲得同儕支持及鼓勵。